沙棘降三高預防代謝症候群!高血壓血糖、高膽固醇看過來

沙棘

沙棘降三高預防代謝症候群!高血壓血糖、高膽固醇看過來

三高是什麼?三高怎麼辦?

你一定有聽過「三高」,但不是高學歷、高收入、高顏質那個三高,而是高血糖、高血壓、高血脂(高膽固醇)!被這樣的三高疾病纏上可就不好了,但年過四五十,身體代謝變差,身邊朋友一問,十個有七八個都有糖尿病、高膽固醇、高血壓的症狀,到底三高怎麼辦、要怎麼預防呢?

沙棘預防三高代謝症候群,健檢不再滿江紅

除了均衡飲食、規律運動,調整壓力作息,適時的額外補充保健食品,也會對健康大加分!想補充天然的植物營養,推薦有「維生素寶庫」之稱的「沙棘」!

沙棘(SeaBuckthorn),是地球上最古老的植物之一,生長在俄羅斯西伯利亞的貧瘠土地上,卻含有豐富而全面性的營養,沙棘果肉、沙棘籽、沙棘油含有多種維生素(維他命A、D、E、K、B1、B2、B6)、β-胡蘿蔔素、類胡蘿蔔素、磷脂、植物固醇,還有獨特的多酚類黃酮、有機酸、和稀有的omega-7脂肪酸,已被確認的成分約有200種,素有「維生素寶庫」的美稱,沙棘更被國際醫藥學家和營養學家譽為人類21世紀最具發展前途的醫藥保健及醫藥植物[1]

沙棘功效好處多,除了治療胃潰瘍,還有降三高的功效,能預防代謝症候群、心血管疾病,對於糖尿病、高血壓、高膽固醇疾病都有很好的幫助!

愛吃米飯麵食?沙棘穩定血糖,降血壓、降膽固醇

高醣飲食會引起胰島素阻抗、高胰島素血症,增加高血脂和高血壓的罹患風險。還會產生自由基與糖化終產物(AGEs),破壞身體代謝平衡。

沙棘有強大抗氧化力和抑制糖化終產物的功效,可調節葡萄糖代謝和胰島素阻抗而穩定血糖。還能阻斷血管收縮素受體(AT1)的鈣離子通道,抑制血管收縮素與AT1結合而抑制血壓飆升。

大鼠以高醣飲食餵食6週,再口服不同劑量(50、100和150 mg/kg/day)的沙棘籽提取物和降血壓藥,連續8周。經過14周後,補充高劑量沙棘籽的大鼠其收縮壓在第二周即顯著下降,效果比餵降血壓藥更好。除此之外,補充沙棘的組別與高醣飲食組相比,胰島素敏感性和HDL上升,胰島素、三酸甘油酯、膽固醇、和游離脂肪酸顯著下降。[2]

飲食油膩愛吃炸物?沙棘籽降三高,控制血糖

油炸食物吃太多,飲食油膩,平時攝取過多油脂,會造成脂肪酸囤積成內臟脂肪,除了變胖變肥,還會干擾身體代謝信號。游離脂肪酸會攻擊胰島的β細胞,導致胰島素分泌降低,在肝臟積累也會造成非酒精性脂肪肝。

研究發現,補充沙棘籽提取物,能降低肝臟和附睾脂肪墊的總重量,顯示FSH可能藉由降低內臟脂肪控制血糖代謝紊亂。

廣告贊助☒

Google聯播網再行銷廣告-BZ

小鼠以高脂飲食餵食4週,誘發高膽固醇血症,再口服不同劑量(50、100和150 mg/kg/day)的沙棘籽提取物和降血脂藥物,連續12週。經過16周後,FSH組顯著降低了小鼠肝臟和附睾脂肪墊的總重量及血清的TG、LDL,升高HDL。實驗中還提到高脂飲食會引起空腹血糖(IFG)和葡萄糖耐受性(IGT)異常,這兩項數值可視為第二型糖尿病的前期指標,而補充沙棘可逆轉上述異常現象。[3]

代謝症候群、肥胖吃沙棘更有效!

讀者們看到這裡應該在心裡吐槽說這都是動物實驗,跟人體代謝機轉怎能相提並論?別急別急,研究者也有一樣的質疑,於是更大型的臨床測試便應運而生。

第一個實驗[4]受試者是超重或輕度肥胖的婦女,分為A、B兩組。其中B組得到代謝症候群的風險較A組高(血液中載脂蛋白B、載脂蛋白B/載脂蛋白A-I比值、LDL、甘油三酸酯較高,而HDL膽固醇較低)。兩組每天分別攝取沙棘果乾(SB)、沙棘果油、酒萃沙棘與麥芽糊精混合物。

A、B兩組攝取沙棘果乾期間其三酸甘油酯、IDL、LDL有下降趨勢。攝取沙棘果油期間血中膽固醇、三酸甘油酯、IDL有下降趨勢。結果不管A組或B組,攝取沙棘期間的整體代謝狀況有改善,尤以B組效果比A組顯著,表明沙棘對代謝症候群風險較高者能有更好的助益。

第二個實驗[5]是攝取沙棘、酒萃沙棘與麥芽糊精混合物、沙棘果油後測試VCAM-1,VCAM-1是一種細胞黏附蛋白,可促使淋巴球向發炎區移動和黏附,該步驟是血管粥狀動脈硬化的最早階段,會在肥胖時升高,研究指出攝取沙棘期間VCAM-1有下降趨勢,而以沙棘果油效果最好。

揭開沙棘神秘面紗

上面臨床實驗指出,酒精萃取的沙棘其整體效用並沒有比沙棘果油或沙棘果乾顯著,推測是單一溶劑提純的沙棘萃取物組成分較單一、抗氧化物質種類受到侷限,導致改善幅度收效甚微。這與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提斯說:「食物,是最好的藥。」[6]不謀而合,均衡飲食是維持健康身體的重要因素,而沙棘便是補充蔬果植化物的其中一項好選擇喔!

沙棘功效延伸閱讀:

沙棘果油治胃潰瘍降三高!沙棘功效好處有哪些?

功不可沒!胃潰瘍、嘴破、燒傷推薦補充沙棘果油

參考文獻:

  1. 李曉花、孔令學、劉洪章(2007)。沙棘有效成分研究進展,吉林農業大學學報,29(2),162-167.[文獻連結]
  2. Pang, X., Zhao, J., Zhang, W., Zhuang, X., Wang, J., Xu, R., Xu, Z., Qu, W., 2008. Anti-hypertensive effect of total flavones extracted from seed residues of Hippophae rhamnoides L. in sucrose-fed rats. J. Ethnopharmacology, 117(2), 325–331.[文獻連結]
  3. Wang, J., Zhang, W., Zhu, D., Zhu, X., Pang, X., Qu, W., 2011. Hypolipidaemic and hypoglycaemic effects of total flavonoids from seed residues of Hippophae rham-noides L. in mice fed a high-fat diet. J Sci of Food Agric, 91(8), 1446–1451.[文獻連結]
  4. Lehtonen, H.M., Suomela, J.P., Tahvonen, R., Yang, B., Venojärvi, M., Viikari, J., Kallio, H., 2011. Different berries and berry fractions have various but slightly posi-tive effects on the associated variables of metabolic diseases on overweight and obese women. Eur J  Clin Nutr, 65(3), 394–401.[文獻連結]
  5. Larmo, P.S., Kangas, A.J., Soininen, P., Lehtonen, H.M., Suomela, J.P., Yang, B., et al., 2013. Effects of sea buckthorn and bilberry on serum metabolites differ according to baseline metabolic profiles in overweight women: a randomized crossover trial. Am J Clin Nutr. 98(4), 941-951.[文獻連結]
  6. 王慧雲(2013)。植物營養素的力量:改變人生,就從每天吃的食物開始! (第1版)。台灣:天下文化。[文獻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