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對乳酸菌,幫你把壞菌殺光光!益生菌品牌推薦

沙門氏菌

吃對乳酸菌,幫你把壞菌殺光光!益生菌品牌推薦

我們的腸道中住著非常大量的微生物。據估計,腸道中的菌種超過1000種,數量更高達1000兆個,重量大概有1.5公斤左右!而這些菌種中有許多屬於好菌(如雙岐桿菌、乳酸桿菌),但同時也有壞菌(如沙門氏菌、金黃色葡萄球菌)和中間菌,好菌壞菌的比例數量不同,就會影響我們腸道的環境,也就是「腸道菌相」。眾多文獻也已經證實,腸道的菌相與代謝、免疫,甚至情緒都有一定的關聯

「乳酸桿菌」和「雙歧桿菌」,就是最常見的兩種好菌,與腸胃健康習習相關。除了參與代謝過程,例如將未經消化的碳水化合物發酵成短鏈脂肪酸,或是脂質代謝、維生素合成等,腸道好菌還有另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刺激免疫系統、提供保護力對抗可能致病的外來微生物。

當「腸道菌相」的平衡被環境或生理因素破壞,好菌壞菌失衡,我們受到感染或罹患免疫相關疾病的機率就會提高。這時重新建立一個健康的腸道環境就非常重要!研究發現,特定的益生菌菌株有優化腸道菌相的能力,能夠將腸道中的好菌壞菌重新整頓,增加好菌的數量、抑制壞菌的增長,因而降低疾病的發生

廣告贊助☒

Google聯播網再行銷廣告-BZ

益生菌推薦這款:能通過腸胃道考驗的乳酸菌!

要擔負改變腸道菌相的重責大任,這些口服的益生菌本身首先就要先通過消化道的嚴苛考驗,才能到達腸道發揮作用。研究發現,嗜酸乳桿菌NCFM®能夠通過模擬胃酸、膽汁膽鹽、胃蛋白酶、胰酵素等的各種環境,並持續存活。

益生菌推薦

研究證實!專利益生菌NCFM®增加腸道好菌

而順利到達腸道後,真的能增加好菌嗎?

要了解腸道中菌群的分布,最方便也直接的方式,就是檢驗受試者的糞便。一項研究找來一群健康成年男性,給他們喝含有嗜酸乳桿菌NCFM®的牛奶,結果在這些人的糞便中發現,乳酸桿菌的數量有顯著的增加;而停止食用牛奶後,糞便中的乳酸桿菌的數量就減少了,但仍高於喝含有NCFM®牛奶前的數量!證實補充NCFM®,確實能夠提高腸道中乳酸桿菌的數量。[1]

進一步研究評估了兩種益生菌,即嗜酸乳桿菌NCFM®和乳雙歧桿菌,對6-24個月的幼兒糞便微生物群組成的影響。研究發現,補充這兩種益生菌,持續兩個月後,糞便中的嗜酸乳桿菌NCFM®和乳雙歧桿量均顯著增加。[2]

還有一項專利(CN104473974A)也表明,益生菌組合物,包括嗜酸乳桿菌NCFM®、乳雙歧桿菌Bi-07和乳雙歧桿菌HOWARU Bifido具有協同增效作用,可有效調節腸道菌群平衡,具有增強免疫力功能。[3]

益生菌品牌推薦:NCFM®可抑制沙門氏菌、大腸桿菌!

讀幼稚園的小孩感染沙門氏菌是父母最擔心的事了!要預防沙門氏菌感染你可以怎麼做呢?你一定有聽過:「好菌多,壞菌就少!」你可以想像我們的腸道中細菌都有固定的席次,如果座位都被壞菌占走了,好菌就會沒地方坐;相對的,坐滿了好菌,壞菌的數量自然就會減少。

杜邦嗜酸乳桿菌NCFM®,除了能夠提高腸道中乳酸菌的數量,同時還有抑制壞菌的功能,特別是容易導致疾病的病原菌:金黃色葡萄球菌、鼠傷寒沙門氏菌,和產氣莢膜梭菌。[4]

益生菌功效

除此之外,對於與潰瘍性結腸炎有關的「普通擬桿菌」、溶組織梭菌、艱難梭菌、產氣腸桿菌和李斯特菌,NCFM都有抑制其對腸道粘膜的粘附的效果。[5]

在講求預防醫學的世代,平時補充好的益生菌,讓我們的腸道處於健康的狀態,吃進去的營養素能更好的吸收,免疫力提升、不容易生病,就是最自然的養生之道。

益生菌延伸閱讀

增加腸內好菌還有這招:

日本乳酸菌特別推薦—比菲德氏龍根菌BB536,能通過胃酸考驗的有效益生菌!

小孩吃益生菌菌還有這個好處:

寶寶輪狀病毒上吐下瀉怎麼辦?拉肚子益生菌推薦

益生菌參考資料:

  1. Gilliland, S.E., Speck, M.L., Nauyok, C.F. Jr and Giesbrecht, F.G.(1978). Influence of consuming nonfermented milk containing Lactobacillus acidophilus on faecalflora of healthy males.J. Dairy Sci. 61:1-10.54. [文獻連結]
  2. Larsen N, Vogensen FK, Michaelsen KF, Jakobsen M. 2008. The effect of L. acidophilus NCFM® and B. lactis Bi-07™ on the diversity of lactobacilli and bifidobacteria in the human intestinal tract. International Probiotic Conference (IPC), Slovakia.
  3. 一种调节胃肠道菌群的组合物及其应用、食品。CN104473974A 
  4. Gilliland, S.E. and Speck, M.L. (1977). Antagonistic action of Lactobacillus acidophilus toward intestinal and foodborne pathogensin associative cultures. J. Food Protect. 40:820823. [文獻連結]
  5. Collado, M.C., Meriluoto, J., Salminen, S. (2008). Adhesion and aggregation properties of probiotic and pathogen strains. Eur Food Res Technol. 226 (5): 1065-1073.  [文獻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