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黃怎麼吃才有效?65倍高吸收率薑黃品牌推薦

薑黃怎麼吃才有效?65倍高吸收率薑黃品牌推薦

薑黃(curcumin)是近年來流行的保健食材,現代藥理研究表明,薑黃素具有抗腫瘤、抗炎、抗氧化、清除自由基、抗微生物以及對心血管系統、消化系統等多方面藥理作用。[1]

薑黃怎麼吃才有效?磨粉、加牛奶、胡椒還不夠

薑黃素是「脂溶性」物質,需「加油」、「加熱」才能被人體攝取。

除了作為咖哩料理調色、調味的辛香料,坊間也流行把乾燥的薑黃磨成薑黃粉,一天一匙做保養,加入熱水、熱牛奶、咖啡等飲料泡成薑黃拿鐵、薑黃茶;或加入料理中,炒菜、煎魚、煎肉等,透過油脂幫助薑黃素吸收;更講究的,還會撒上黑胡椒,讓胡椒中的胡椒鹼幫助薑黃的利用吸收。

但即使如此,由於薑黃素的溶解度差、化學結構不穩定、半衰期短,因此在體內代謝過程極快、生物利用度極低,直接食用未經專業技術特殊處理過的薑黃素,臨床效果依然備受限制。

廣告贊助☒

Google聯播網再行銷廣告-BZ

薑黃素代謝關鍵:葡萄醣醛酸化 是什麼?

大量研究表明,口服薑黃素後,在人體直接進入胃腸道,極少量通過門靜脈進入外周血液循環,而且其在胃腸道中吸收較差,大部分未經吸收直接從糞便排出體外。[2]

實驗發現,薑黃素的最終代謝產物中95%都是以葡萄醣醛酸化的形式存在。[3]經葡萄糖醛酸化的薑黃素,相較於游離型薑黃素,有較低的活性、較差的細胞滲透性、與較短的半衰期,且更易於排出體外。[4]

葡萄醣醛酸化薑黃素愈多,代表薑黃素在體內降解、代謝的速度愈快;反之,若可抑制體內薑黃素的葡萄醣醛酸化,除了可提升薑黃素的活性、生物利用度,同時也代表薑黃素排出體外的速度較慢,可維持較長久的功效。

薑黃素怎麼吃

高吸收率薑黃品牌推薦:美國Longvida® 薑黃素 SLCP專利技術

SLCP™技術,又稱固體脂質薑黃素微粒技術(Solid Lipid Curcumin Particle),為Verdure Science公司,與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醫學與神經科學家Sally Frautschy博士,以及UCLA阿茲海默症研究中心Gregory Cole博士,歷經十年以上合作開發而成。

(一)穿透細胞屏障輕鬆到達全身循環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醫學與神經科學家Gregory Cole博士表示,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葡萄糖醛酸化薑黃素能通過血腦屏障,所有證據都支持游離型薑黃素(free curcumin)能有更好的功效。

SLCP ™是一種精細調節的專利親脂技術,也可以視為一種理想的吸收促進系統,可改善薑黃素在消化道中的穩定性、溶解性和滲透性。SLCP採用溫和的多步驟工藝,用脂質輕輕塗抹薑黃素,形成膠束(Micelle),使薑黃素可適應胃的惡劣酸性環境,在消化道以游離型薑黃素的形態釋出;可通過血腦屏障(BBB)、血液-視網膜障壁(BRB)等內皮細胞屏障,再被遞送到血液、腦部或其他目標組織中,迅速到達全身循環。

 

薑黃吸收率

下圖為6名健康受試者服用Longvida薑黃素10天中,薑黃素藥代動力學(PK)分析。紅血球中(RBC)薑黃素水平和血漿中(Plasma)的游離薑黃素在第10天達到最高峰。實驗證明,服用Longvida薑黃素,可使紅血球與血漿中的薑黃素水平顯著增加(反映組織吸收)。[4]

薑黃品牌

另一實驗,將市售三種不同的薑黃素的常見劑型做比較,隨意餵養給小鼠,持續14天,並觀察薑黃素在大腦與血液中的濃度,可發現顯著差異。[4]

薑黃品牌比較

(二)65倍高生物利用率

經過SLCP技術處理的微粒薑黃素,克服一般薑黃素容易被葡萄糖醛酸化、迅速被降解的情形,可增加其穩定性和水溶性、促進吸收。實驗更發現,給予受試者650mg經SLCP技術處理的薑黃素,血漿中薑黃素平均峰值濃度為22.43ng/mL;而給予受試者一般95%薑黃素類提取物,血漿中薑黃素則未被檢出。並計算出SLCP薑黃素的生物利用度高達65倍。[5]

高吸收率薑黃素

 

(三)延長保健效果,半衰期7小時

半衰期(Half-life)是指物質的濃度在體內經過反應後,降低到剩下一半時所消耗的時間。可做為衡量薑黃素在體內維持保健效果的依據。

實驗顯示,Longvida的游離薑黃素是唯一顯示在血液中穩定的薑黃素劑型,Longvida薑黃素半衰期為7小時、磷脂薑黃素為2小時、95%薑黃素為0-1小時。代表Longvida的薑黃素相較於其他形式的薑黃素,可延長在體內釋放時間,吃一顆就可達到長時間的保健效果,因此可降低每日服用的次數。

薑黃推薦

 

薑黃功效延伸閱讀:

關節炎治療新曙光!薑黃:無副作用的天然食療法

腰酸背痛可能是慢性發炎!想抗發炎薑黃怎麼吃?

保肝你只吃牛樟芝嗎?推薦薑黃治肝炎、脂肪肝

失智症可預防!推薦補充薑黃素改善阿茲海默症

參考文獻:

  1. Bengmark S, 刘 青. 植物源保护剂姜黄素的研究进展. 现代药物与临床, 2009, 24(1): 22-31. [文獻連結]
  2. 刘佳, 黄宇虹, 王保和, 刘昌孝. 姜黄素类化合物体内代谢途径及其代谢产物的研究进展. 现代药物与临床, 2015, 30(12): 1553-1557. [文獻連結]
  3. Holder GM, Plummer JL, Ryan A J. The metabolism and excretion of curcumin (1,7-bis-(4-hydroxy-3-methoxyphenyl)-1,6-heptadiene-3,5-dione) in the rat. Xenobiotica, 1978, 8(12): 761-768. [文獻連結]
  4. Koronyo Y et al., Retinal amyloid pathology and proof-of-concept imaging trial in Alzheimer’s disease. JCI Insight. 2017 Aug 17;2(16). [文獻連結]
  5. Gota VS et al., Safety and pharmacokinetics of a solid lipid curcumin particle formulation in osteosarcoma patients and healthy volunteers. J Agric Food Chem. 2010 Feb 24;58(4):2095-9. [文獻連結]